电子烟围攻中小学生:藏在铅笔盒中的烟 月入上千的大学生微商

来源/《IT时报》公众号

作者/IT时报记者孙鹏飞 实习生 董静怡  

今天(5月31日),世界无烟日,明天,便是六一国际儿童节。世界卫生组织以此警醒,希望下一代免受烟草危害。

尽管已不算儿童,但大一新生王晶(化名)却不知道,自己算不算一名“烟民”。

蒸汽过肺时,心跳开始加速,身体发热,如醉酒般晕乎乎。即使白色烟雾从口鼻呼出,恍惚感依在。2020年高考后不久,王晶入手一支电子烟,尝试装作一名“老烟枪”。

此前王晶从未碰过香烟,第一次吞云吐雾只因好奇。海报里衣着时尚的模特手持一支电子烟,曾让她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产品。“浓浓的水果味,很甜但很呛!”

这似乎也是电子烟对他们生活变化的一种映射。

2019年,电子烟走在风口浪尖,似乎每家电子烟品牌都想复刻美国初创企业JUUL成立仅3年便获得380亿美元估值、人均年终奖130万美元的神话。他们觊觎百亿规模的国内市场。

前调是甜蜜的,“比香烟更健康”“ 潮流玩物”等口号,分别打动老烟民和年轻人。但隐忧已在。

5月26日,国家卫健委和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共同发布《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》(以下简称“《报告》”),其中首度定调电子烟会危害健康,并且指出,“加味”是吸引青少年尝试电子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2019年起,监管层面连续出台禁止网上售卖、禁止向未成年人售卖两条禁令。而不久前更传出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将参照卷烟有关规定执行。参考国家烟草专卖制度,这意味着电子烟从生产、制造、运输、销售、进出口均将被国家统一管理。

然而,从《IT时报》记者的调查来看,不少未成年人并没有意识到,看起来花花绿绿的电子潮品,竟然和普通香烟一样,会对正在成长中的身体有害,而电子烟的售卖者,也有意无意地含糊了这一点。

狂奔的行业即将被按下减速键,只是激进扩张时留下的问题开始显现。跃跃欲试的青少年,如“瘾”随形的老玩家,在吞云吐雾间他们感受到的后调是苦涩。

01    

围攻中小学

老师家长看不出的“烟”

电子烟的隐秘触角正在触及初高中学校,甚至小学。

北京站东街上排布着北京国际职业教育学校、北京市汇文第一小学和一所幼儿园,马路对面的大楼一层,则刚刚开设了一家悦刻电子烟。

根据2019年发布的《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》规定,禁止中小学周边100米内售烟。距离如此近,电子烟店铺工作人员能否避免未成年人接触到电子烟呢?

尽管各个品牌都有不得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的规定,但王晶向《IT时报》记者回忆,第一次买电子烟时悦刻的工作人员没要求她出示身份证。

一名浙江某寄宿学校的老师也表示,曾在学校看到过学生抽电子烟。“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烟!”

她还有更多担忧。抽完电子烟,学生身上没有烟味,很难被老师发现。而电子烟装置更小,更容易藏匿。她没收过藏在铅笔盒中的电子烟。

另一方面,学生的家长对于此类新事物也不敏感。王晶的父母虽然看到过她偷偷抽电子烟,但被王晶以电子产品为由糊弄过去。

还有一组数据。

据新华社2019年报道,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1000万,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,15至24岁年龄组的使用率最高。

而据《报告》显示,使用电子烟的儿童和青少年长大后吸烟的几率至少增长一倍。2019年美国对青少年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,目前使用电子烟的青少年中,估计有72.2%的高中生和59.2%的初中生使用了调味电子烟,其中水果、薄荷醇或薄荷、糖果味最常见。

多位采访对象向《IT时报》记者表示,第一次尝试电子烟时觉得就像在吸有水果香味的空气。甚至大多数人因为好奇各类烟弹的口感而去“集邮”。

他们很少注意到,电子烟里含有尼古丁,这是令人上瘾的元凶。

这也是为什么今年1月2日美国食药监发布的电子烟新政策,要求禁止使用大多数水果、薄荷风味的电子烟弹来遏制青少年使用。

02    

入侵高校  

大学生做微商日赚过千

高考后接触电子烟的王晶踏入大学校园发现,自己的同伴更多了。

随便在学校走一圈,就能看到10多位女生在吞云吐雾。偶尔刷朋友圈时,她总能发现学姐、学长放出电子烟的广告。

当小众成为大众,她觉得抽电子烟不再是特立独行的符号。

与王晶有相同感受的,还有上海大三学生马奇(化名)。两年前他第一次拿起电子烟。那时悦刻线下店刚刚露头,不起眼的城市角落开出一家几十平方米的小店铺。吸引马奇驻足的是门口照片酷炫的海报和室内陈设。

“想尝鲜”、“觉得很帅”驱动他成为朋友圈中抽电子烟第一人,也愿意与好友们分享电子烟。没多久,好友人手一支电子烟。

短短两年间,马奇发现,周边开出越来越多悦刻的店铺,柚子、魔笛等其他品牌也纷纷现身。学校及周边酒吧、商业街,抽电子烟的人比比皆是。

电子烟渗入大学是各品牌方有意为之。“要开电子烟店铺,你得去年轻人比较多的地方,比如大学城、电影院、网红街附近。”一位悦刻的招商人员直言。

西素的工作人员则给出一个更激进的方案:“如果你是大学生,不需要开店,可以从我们这里进货,直接在学校卖!”

这不是天方夜谭。王位(化名)是浙江某职业学校大一学生,做“电子烟微商”已有大半年时间,不定时在朋友圈分享电子烟产品图片和报价,“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出20多单,能赚上千元。”

王位知道这门生意背后的风险,清楚电子烟不能线上销售的政策风险,也尽可能避免让学生会知道。但利益至上,他还是铤而走险。

“我的老顾客很多。”王位说。

03    

官方证实

电子烟有害健康

烟龄十多年,每当精神不集中时,洪江(化名)总想抽一根。只是身为一名播音员,录音间里不能抽烟是铁律,他不得不等到录制完节目再解瘾。

2018年9月,一支电子烟为洪江打开解瘾新大门。没有呛人的异味,也不怕影响同事,他随时可以边办公边抽烟。

多位采访对象表示,如果公共场所没有贴出不能抽电子烟的标志,他们默认可以抽。甚至有人在地铁站里享受烟雾缭绕的快感,但地铁工作人员视而不见。

当吸烟区和禁烟区的物理隔阂被打破,来回奔走的时间转化为更高的摄入频次。

“电子烟没有焦油等致癌物质,能缓解烟瘾,还可以戒烟,你说它会有什么风险?”遇到“保守党”的劝告,洪江总先发制人。

官方答案在3年后正式给出。《报告》指出有充分证据表明电子烟是不安全的,会对健康产生危害。使用电子烟还会增加罹患心脏病和肺病的风险。

然而,原先健康概念先入为主,没事抽几口成为一种习惯。节制早被洪江抛于脑后。

如果说健康的幻想被击碎,更切身的痛在于瘾。“尼古丁是一种高度成瘾药物。”报告显示。

曾有一次,洪江的烟杆因进水而无法使用,加之家里没有真烟,起床后他的身体有种莫名焦躁。他不得不下楼买一包烟。

事后回想,洪江表示,如果传统烟抽多了,他会有胸口发痛的提醒。但电子烟的副作用往往只是喉咙发干,他很难注意到自己已经摄入过量。

原先洪江一天要抽1包烟,但改吸电子烟后,一天之内他能抽完一个烟弹。而一个烟弹的尼古丁含量相当于2-3包烟。

谁能想到,本想通过电子烟打开一扇逃避烟草大门的洪江,最终陷入由电子烟尼古丁铸造的迷宫。

即使电子烟烟龄不过一年的陈荟(化名)也能感受到若有似无的瘾。“就像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,如果出门不带电子烟会没有安全感。”

偶尔陈荟也会思考,没有香烟烟瘾的她是否要戒电子烟。但回想起几十年烟龄的父亲戒烟时浑身冒汗,需要不断进食的剧烈反应,陈荟觉得自己还在可控范围内。

“我可以戒掉,但我为什么要戒呢?”她转念一想。她很自信。

04    

不易发现的警示

电子烟包装上字体最小那行

万枫(化名)又一次决定戒掉电子烟。

6年烟龄,万枫原本瘾并不大,一天最多只抽5根。3年前,他一度认为自己不会上瘾,买支电子烟只为把玩。而今他2天内就能抽完一颗烟弹。甜美风味伪装下,瘾已种下。

有些强迫症的他一定要等找到电子烟才肯去上班,不惜打卡迟到。“不吸上几口,上班会提不起精神。”他说。

戒烟需要仪式感。万枫的办公桌上贴着一张林则徐的画像,时刻提醒他要“消”烟,但效果甚微。烟瘾难耐时,他还是会偷偷买一包真烟解馋。随后循环往复。

这也是洪江的共同经历。洪江加入了一个戒烟QQ群,本想有一群网友共同监督戒烟,却发现群里充斥着售卖电子烟的广告。

不久前,万枫将三支电子烟上交给了同事。整理抽屉时,他发现一盒未拆封的悦刻烟弹。包装上醒目地展示“未成年人守护计划”几个字。

让他诧异的是,盒子中,字体最小的不是烟弹制造商的生产地址及货号批次信息,而是一句“本产品含有尼古丁,尼古丁是一种令人上瘾的化学物质”的提示。这是让他“戒不断理还乱”的根源。

记者查询多家电子烟品牌官网后发现,悦刻、小野官网未显示尼古丁成瘾相关提醒。尽管小野提示电子烟属于尼古丁产品,但更多提示在于未成年人禁止使用、非吸烟者请勿尝试层面。

同样,如果查看多家电子烟产品宣传海报,如不细看,你很难发现有关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。

要知道,所有香烟都会在烟盒醒目处搭上一行吸烟有害健康。为什么同样的提示会在电子烟包装上显得讳莫如深?

在某个烟瘾难耐的晚上,万枫拨打了12320戒烟热线。他等待着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刻……

记者手记:

电子烟,请停下狂奔的脚步

如今中小学校园周边依旧有商铺违规向中小学生贩卖电子烟,有甚者,50人的小学班级中,20多人抽电子烟。这些电子烟藏在“电子魔术道具”这样的包装下,家长、老师都难以辨别。

当电子烟开始在青少年人群中盛行,甚至不少人将它理解为一种潮品、电子产品时,我们需要警惕的是,谁是新烟民?

有一组数据显示,中国有超过3亿烟民,每年因吸烟死亡人数超过100万,其中15岁及以上吸烟率为26.6%,男性吸烟率高达50.5%。

有多少人用电子烟吸入第一口尼古丁?又有多少人试图挣脱鬼魅的烟瘾?

新事物诞生时,监管被无视,风险预警缺位,牟利的逐利者造就了一场场资本的盛宴,但这样的风口终究虚妄。

JUUL或是前车之鉴。3年间,将电子烟当作潮品卖,宣传上“报喜不报忧”,引发青少年接触烟草的争议,强监管下估值从巅峰期380亿美元下调至100亿美元。超过2/3估值成空。

反观国内,3月22日,受电子烟将按卷烟相关规定监管消息冲击,悦刻当天大跌近50%。5月26日卫健委定调电子烟后,电子烟代工巨头思摩尔收跌17.1%。

我们不禁寻思,当一个行业以国民健康作为试验田时,请停下激进飞奔的速度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hahedaifa168.com/8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